我爸是个“种菜的”他捐了两万斤西芹给武汉

2月4日立春,广西柳州市柳江区已连续两天下着冷雨。爸爸要给武汉捐赠的西芹,被年轻人一箱箱扛上肩头,装上运往南宁集结的快递车。9时,207箱共1万余斤西芹完成装车,爸爸却没有一点轻松。因为,离他计划要捐赠的2万斤还差一半。

爸爸点了点头说:“那就还是捐菜,2万斤我们有。”

帮忙收菜的,大部分都是家里人。王以照 摄

2018年,爸爸朱平生和叔叔朱运生、表叔何锦飞三人合伙到柳江区成团镇金磊屯租地种菜,一口气租了30亩。春天空心菜、西红柿,秋天种西芹,两年来都是这样更替。

据了解,本次“无偿献血报名征集活动”由团市委大学部、市学联秘书处发起,首经贸共有共有学生139人,教师1人报名参加。为保证献血人员安全、避免人员聚集,血液中心根据报名人员的住址采取就近的原则单独联系,商议献血的时间。截至发稿,首经贸已有27名学生完成无偿献血。

朱平生在装西芹。黎寒池 摄

航拍人们收割西芹。王以照 摄

2月5日,首经贸法学院学生杨钦智冒着大雪来到家附近的采血方舱进行无偿献血,这是他第一次参加献血。“看着采血车前的‘瘟疫来袭,血液短缺,奉献爱心,战胜病魔’的标语,看着血袋中自己的血液,我克服了心中的紧张,感觉自己正和白衣天使们站在一起。”

收割好的西芹整齐地排列着。朱柳融 摄

2月3日晚,依旧忙碌的田间。朱柳融 摄

爸爸捐赠西芹的信息,受到了媒体的关注。2万斤西芹的市场价值约5万元,成为记者们关注的焦点。当他们将摄像机对准爸爸的时候,戴着口罩的他用柳州话说道:“国家有难,我们大家有心的帮一点,有责任、有能力的也可以帮一点。我祝患者平平安安的,早日出院。”

表兄弟三人,更是天天扎在菜地里。但农闲时,爸爸喜欢看新闻。疫情发生以来,不断有农民捐赠蔬菜的报道,他也是受此激发。

庞星火介绍,3月3日首次就诊于当地医院,给以奥司他韦治疗,3月5日、3月10日就诊于同一医院,胸片显示均无异常。3月11日再次就诊同一医院,胸片显示肺炎影像,当地医院评估其症状后未收治入院,在美国3次申请核酸检测均被拒绝。

那时,作为“新手”菜农的爸爸妈妈,总是忙不过来。上小学的我和弟弟,一到周末和寒暑假,也要兼职当“农民”,拔草、锄地两个人加起来也算一个劳力。

首经贸管理工程学院的学生冯楚恒在完成献血之后,收到了医生给的三只口罩。“虽然数量不多,但是在口罩紧缺的时候,医生的关照让我感动。”

法国美帕致力投身公益事业,以回报社会为企业使命,帮助弱势群体,为全球女性解决肌肤困扰。作为此次公益义诊的肌肤治疗搭档,法国美帕维生素B5修复喷雾是一款真正具有治愈效果的功能性喷雾,修复各种受损肌肤,不含防腐剂,尤其适合正处于过敏期或医美术后的脆弱肌肤。法国美帕希望通过这项公益活动,传播肌肤科技修复理念,让B5喷雾的修愈力给更多炎症或过敏等问题肌肤患者带去最温柔的抚慰与科学的肌肤解决方案,拥抱健康的品质生活。

“我想捐2万斤西芹给武汉”

“不够的下次我们一定会补上”

几经辗转,终于通过同事,联系到广西商务厅建设处,提交了捐赠材料后便开始等待。我把进展告诉爸爸,他又提出了新的想法:“如果实在不能捐赠,我们就捐点钱吧。”但经过我连日来对疫情新闻的关注,我建议他:“其实不缺钱,主要是缺物资,还是尽量捐菜吧。”

运输西芹的道路,泥泞不堪。王以照 摄

长大以后,我再也不会避讳和别人说我父母是种菜的,也会邀请同学、同事去家里摘菜,给他们介绍我的父母。

大家都奔着一个目标:收割2万斤西芹,在2月4日准时运到南宁,与广西其他捐赠物资集结一起运往武汉。

西芹菜地里,人们在收割。王以照 摄

当时,我又气又羞地说不出一句话,瞪了他们一眼继续低头做事。一旁的爸爸妈妈,看我一眼,什么都没说就继续干活。

当年那一幕,时不时会从脑袋里蹦出来,但是我再也不会是那个因为自家是种菜的而觉得自卑的女孩。

庞星火介绍,目前病例在定点医院隔离治疗,病情稳定。共确定59名密切接触者,其中14人在京,均已采取相应措施,其他人员信息已转相关省份。

庞星火提示,我国境外居民如出现发热等症状,请及时在当地就诊,或采取居家观察,避免出行。更不能采用国际长途旅行方式,于己于人极为不利,造成疾病扩散的风险极大。鉴于新冠肺炎已蔓延至100多个国家和地区,已具有全球大流行特征,在此,我们也提示我市居民,近期不宜去国外有疫情的国家和地区旅行或旅游。

庞星火介绍,2020年3月13日,北京市报告1例从美国输入的确诊病例黎某,国内户籍地为重庆市,长期定居在美国马萨诸塞州。现将有关情况通报如下:黎某,女,自述2月26日至27日在美国参加公司会议,其中一同事后来被诊断为确诊病例。3月1日晚,黎某出现寒战,未就诊,之后又陆续出现发热,最高39℃,伴咳嗽、流涕等呼吸道症状以及恶心、腹泻、肌肉酸痛、全身乏力等症状。

柳江区农业农村局工作人员在检测农药残留。王以照 摄

西芹地里,人们在忙着收割。朱柳融 摄

为进一步诊治,黎某及其丈夫、儿子一家三口于美国当地时间3月12日01:00从洛杉矶机场乘国航CA988次航班,于北京时间3月13日05:00到达北京首都机场。入境填写的健康申明卡显示:黎某有发热、乏力、干咳等症状,黎某丈夫有乏力症状,儿子无症状。经向乘务员孙某核实,黎某在飞机上落座1小时后自述低血糖,乘务员将其安排在最后一排隔离区,与前方乘客有帘子阻隔,之后黎某未返回原座位。抵京时,海关对3人排查后,由120急救车转运至定点医院。3月13日,黎某诊断为确诊病例,黎某丈夫及儿子诊断为疑似病例。

这时,早已等候在菜地里的10多名亲朋好友及工人,甩开膀子开始收割。但天公不作美,毛毛细雨几乎没停过,偶尔还有豆大的雨点来打扰。大家穿着雨衣手里的活没停过,收割、搬运、装箱,没穿雨衣的,有时来不及打伞就拿泡沫箱盖在头上。

公益的发展需要可持续性,既是责任也是坚持。法国美帕持续以行动汇聚力量,曾先后发起或支持 青海泽库县公益活动,百万喷雾公益大救助等多项公益项目,令数以百万人受益。传递健康护肤理念,用生物科技和医学成分为更多人带来健康与美好的医学护肤品是品牌的夙愿。法国美帕愿以科技致敬优雅,践行公益之名,传播慈善之爱,用温暖照亮世界。

“他们家好穷啊,竟然是种菜的”

而首经贸工商管理学院的刘炳新已经是第三次参加无偿献血了。他表示,由于是特殊时期,这次献血是与众不同并且意义非凡的,他有一种迫切希望献的血马上就能派上用场的冲动。

西芹地里,人们在忙着收割。朱柳融 摄

我家菜地在一条铁路旁,是班上几个男孩子回家的必经之路。年少时虚荣心作祟,很怕他们发现我。一听到他们的声音,我总会背过去,用帽子遮住脸,生怕他们知道我家是种菜的。

2月3日晚,依旧忙碌的田间。朱柳融 摄

正因为父母的勤劳,供我和弟弟上学,给家里盖了楼。也正是他们无数次在深夜收菜,白天劳作,让我知道生活的不易,以及用自己的肩膀担起责任。这是一件多么让人骄傲的事情。

2月1日傍晚,终于等来了好消息,广西商务厅愿意接受我们的捐赠,预计2月4日拉到南宁集结,但具体时间待定。爸爸知道这个消息后,又有了新的担心:10吨如何运输?农药残留检测能否在收割之前就做,如果运到南宁检测不合格不就浪费了?

帮忙收菜的,大部分都是家里人。王以照 摄

但我没能逃脱被他们发现的命运。有一次当我在认真地拔草时,就听见一个声音笑着大喊:“你们看,那不是朱柳融吗?他们家好穷啊,竟然是种菜的。”

我将爸爸的这些顾虑告诉广西商务厅的对接人,他们都耐心地给予指导,让我分别联系免费为武汉地区运送救援物资的快递企业和柳江区农业农村部门。最后,联系上了圆通快递解决运输问题,柳江区农业农村部门也于2月3日到田间抽样检测,抽检两块地的西芹均为合格。

年过半百的爸爸,踏踏实实当起面朝黄土背朝天的菜农,要追溯到2002年。此前,爸爸开过车、养过鱼,也做过小本生意。

来到客厅,电视里正放着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新闻,爸爸直截了当地说:“我和你叔他们商量决定,要捐2万斤西芹给武汉,你看看怎么捐?”

听到这个消息,我没有惊讶,反而是松了一口气,原来是要做好事。我在脑海里立即过了一遍可以捐赠的渠道和帮忙的朋友,挨个打电话。

雨一直不停地下,道路也变得泥泞起来。忙碌了一天,天渐渐黑了,直到晚上20时才装箱打包好,但一算仅200多箱,重量就一万斤出头。

1月31日早上,爸爸略为严肃地给我打电话,“你下来,我有事和你说”,就挂断了电话。当时,正在房间里工作的我顿时心慌起来,难道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