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解决任正非提过的难题深圳出手了3年新改扩建30所高中增加6万学位!

2019年6月,央视《面对面》播出了对华为创始人任正非的专访。专访中提及一个细节:任正非同意这次访谈的前提,是要更多地谈基础研究和基础教育。

这些亟待入学的儿童,一方面来自深圳高速扩容的出生人口,另一方面则是大规模的外来随迁子女。

根据《方案》规划,2020-2022年,全市将新改扩建30所公办普通高中,新增学位6万个。到2025年,将新增公办学位近10万个,公办普高录取率达56%以上。

《方案》提出分阶段建设公办普高学校,2020-2022年,新改扩建公办普高30所,新增公办普高学位6万个以上,公办普高录取率达到53%,高中在校生达到27.5万人,其中普通高中在校生达到18万人;2023-2025年,新增公办普高学位3.7万个以上,公办普高录取率比达到56%以上,高中在校生达到33.6万人,其中普通高中在校生达到22万人。

近日深圳召开高中学校建设新闻发布会透露,《深圳市高中学校建设方案(2020—2025年)》(下称《方案》)已于近日出台并将正式发布。

事实上,深圳政府在教育方面的投入并不算少。以2019年预算为例,就教育支出占一般公共预算支出的比重而言,深圳为四个一线城市之首。而比较2016年至2019年的情况,深圳的该数据也是逐年上升,特别是在财政总体吃紧的2019年,仍然维持了19.3%的增速,财政的支持力度可见一斑。

2018年8月10日,新开普董事长杨某国带队赴杭州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支付宝的母公司,以下简称蚂蚁金服),与蚂蚁金服副总裁、支付宝总裁倪某军等会面,主要讨论双方的业务合作以及下一步的投资合作。

2018年9月21日,蚂蚁金服将核心条款清单、投资评估资料清单等发送给新开普。随后持续推进上述合作事宜。

规划建设4座“高中园”

关注我们 微博@每日经济新闻 腾讯微信 订阅中心

而在各个阶段的教育中,深圳的高中学位尤其紧缺。

2018年11月6日,确定上市公司股份交割定价原则、比例等范围。

四个一线城市中,深圳自2013年以来出生人口的年均增长率最高,且为两位数,长势强劲;若按照6岁入学计算,2018年18.91万幼儿园毕业生中只有31.46%来自2013年在深圳出生的新生儿,大量来自非本地出生人口的入学需求增加了学位预计的不确定性。

联系我们 广告投放 友情链接

恰好,就在华为的总部所在地深圳,当时有一场关于基础教育的争论引发了全民关注,回顾一下当时的新闻:

2018年11月9日,讨论蚂蚁金服对完美数联的投资金额和占股比例。

这与同为一线城市的北上广差距巨大:2018年北京普通高中录取率85.7%,上海普通高中录取率65%,广州普高录取率69%。

深圳基础教育的一个突出矛盾就是学位紧缺。2018年,深圳7区发布小学与初中一年级的学位预警,据不完全统计,学位缺口近6万个;而2019年,仅以龙华区为例,其预警学位缺口达1.2万个,仅小学一年级学位缺口就有1万个左右。

面对这个让任正非都感到“头疼”的老大难问题,深圳终于出手了:

据南方日报报道,2019年中招后,有关深圳公办普通高中录取率下降的消息引发市民广泛关注,并呼吁深圳加大公办普高建设。

2018年12月12日至2019年1月5日,由蚂蚁金服确定的中介机构对新开普等目标公司开展尽职调查,对相关协议进行讨论。

而在2019年1月份,任正非透露,华为4万海外员工多数不回国,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深圳在学籍管理方面非常严格。他说:“这些员工在非洲,孩子可以上最好的学校,但是回到深圳就进不去学校,没有学位。”

内幕信息的形成和公开过程

根据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深圳分院两位规划师2017年的一项研究,受限于城市土地规模,深圳学校建设早已采取了一种更为集约化的模式。根据其对四个一线城市相关规范标准的统计显示,深圳生均用地面积低于北京、上海。

而与其强烈的入学需求相比,深圳在基础教育阶段学校供给上却存在明显的短板。

一个严重的问题出在学校数量上。以2018年数据为例,深圳中小学生人数在四个一线城市中仅次于广州,但学校数量远不如其他三个城市,甚至几乎与北京的零头相当。换算一下,北上广三市每个学校仅需容纳1000个学生左右,而在深圳,平均每个学校要装下2000名学生。

2019年1月6日,签署《增资协议》《股份转让协议》《业务合作框架协议》等。

《关于上海云鑫创业投资有限公司增资完美数联(北京)科技有限公司暨关联交易的公告》:上海云鑫拟出资人民币25000万元对新开普持股85.71%的子公司完美数联增资,增资完成后,新开普持有60%股权,上海云鑫持有30%股权,天维恒瑞持有10%股权;

深圳将通过现有高中挖潜、新建高中和高中园建设等方式超常规增加公办普通高中学位。目前深圳规划了4座“高中园”,每个“高中园”预计将建设3所公办高中,选址分别在深圳市坪山区、龙岗区、光明区以及深汕特别合作区。其中前3座计划在2022年之前建成,深汕特别合作区的“高中园”计划在2022年之后建设。

2018年9月6日,蚂蚁金服向新开普发送投资完美数联的保密协议。

2018年10月30日,杨某国带队赴杭州与蚂蚁金服副总裁纪某、投资经理孔某仁等会谈合作事宜。

深圳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教授饶小军曾透露,为了更好适应新的需求,深圳在城市规划中已经针对流动人口猛增的情况设置了相应的系数。

功能介绍 新闻决定影响力

以2019年为例,深圳中考人数近8万人,比去年增长约8000人,中考平均分比去年提高3分以上,高分段人数明显增加,但公办普通高中录取率,从47.68%下降到43.85%。这意味着,一半以上的深圳孩子只能选择民办高中、职业学校或者国际学校。

2018年11月15日,确认通过协议转让方式受让上市公司股东部分股份的具体事项及完美数联估值范围。

值得注意的是,早在2014年时任深圳教育局副局长的范坤就曾直言,深圳学校在新建学校用地落实上存在困难,规划中准备用于建设义务教育学校的用地,大多难以落实。

2019年1月7日晚间,新开普披露以下信息:

《方案》规定每个高中园除建设3所公办高中外,均预留用地规划建设1所民办普通高中。深圳也将建立非营利民办高中建设、办学的奖补机制和学位补贴制度。

近日,证监会官网公布了一则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因“同学情”而导致内幕交易处罚。

Copyright © 2020 每日经济新闻报社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使用,违者必究。

2018年8月30日,蚂蚁金服副总裁纪某带队对新开普进行了考察,与杨某国等进行会谈,会议内容涉及:“完美校园”的业务推进及拓展汇报;业务合作方向和投资方案;蚂蚁金服投资新开普和完美数联(北京)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完美数联)等事项。

我们可以从供给与需求两个方面来看。小学入学的需求主要来自当年幼儿园毕业生,从2018年的数据来看,在北京、广州、深圳三个城市中,深圳的幼儿园毕业生人数是最多的,且几乎逼平小学招生人数,处于需求的“井喷”态势。

2018年9月19日,蚂蚁金服投资经理孔某仁带队赴郑州与新开普杨某国等会谈合作事宜。

实际上,绝大部分的深圳家长均不是在深圳完成的小学、中学及大学教育。当这些移民在深圳成家立业,深圳人口超过2000万时,他们的下一代上学时,才发现深圳的中考比高考还难。

先是深圳富源学校2019年高考报名考生中,有32名是来自河北衡水中学的“高考移民”;接着,福田区一千万学区房业主被告知,在就读配套小学上将存在问题;而后,福田区南华实验学校一名副校长有关“低层次家庭”子女的言论被放出……

在得知上市公司新开普迎来蚂蚁金服入股等重大利好消息后,当事人马某海及李某斥巨资买入,最终二人合计被罚没近6500万元。

《关于公司股东签署股份转让协议的提示性公告》:公司实际控制人杨某国等共八名股东拟转让6.28%的股份给蚂蚁金服的全资子公司上海云鑫创业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云鑫)。本次转让完成后,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仍为杨某国;